廣告贊助

發現過程一點也不曲折離奇 , 就是摸到了不明硬塊而已 。

然而因為躲在公司廁所用手擠奶的關係,一開始還天真的以為是單純的手擠不乾淨造成塞奶硬塊,理論上回家讓寶寶的下巴對著硬塊方向親餵就可以緩解,但這顆頑強的小硬塊竟然不為所動,鴕鳥了一個月後被腦公壓著去台中大墩南路風評甚佳的崔玉珠乳房專科診所掛號,當天做了超音波 、 乳房攝影與粗針切片。

超音波沒有痛感就不提了,乳房攝影擠壓胸部的方式讓人喘不過氣,還好拍照時間非常短,每換一個角度重新夾ㄋㄋ會讓妳休息幾秒然後再夾,一共會拍六張照片也就是被夾奶六次(我還噴奶在儀器上超糗),有人說像進電梯奶先到人未到門就關起來那般疼痛,我只能說跟接下來的切片比起來,這真是奈米級的痛啊!

做粗針切片前崔醫師會打局部麻醉,我還提醒她拜託加重劑量我酒量超好對麻藥的感受要加強再加強,第一次見面的醫生通常都會忽略我的怕痛肺腑之言,果不其然,取樣時我從開始痛到結束,訂書機聲每"喀擦"一下我就痛到不自覺的抖一下,還好4下就結束了,其實整個過程非常短,崔醫師動作也很俐落迅速應該要給她一百二十分,但麻藥對我來說打不夠,失敗!!我要扣二十分只給她一百分。

其實當天回家因為脹奶的關係傷口一直很痛,血水也滲透內衣看起來很可怕,但比起宣布確診的那一天,這根本比一塊蛋糕還要小,是杯子蛋糕來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孩子的爸,我要活下去

MJ & 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