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661.JPG

確診的那天晚上 , LINE群組此起彼落的訊息出現個沒完沒了 , 回婆家接小宓時也順便跟公婆報告這件事了 。

第一晚總是最難受,雖然隔天一大早要衝中國醫藥學院搶現場號,但回家整頓好天真可愛的小宓後,夫妻倆抱在一起哭了。

嚴格來說,我只有哽噎,但腦公用流水席哭法度過第一個晚上,摺衣服的時候流著淚問我『明年的今天妳還會陪在我身邊嗎?』

拜託電視編劇把這段寫入劇本裡,現場看到這一幕爆炸催淚的啊~~

腦公哭到睡著,半夜小宓討奶而我卻不能親餵時,腦公立馬翻身起床泡配方奶,邊餵小宓邊落淚,後來我也無心睡眠就摟著孩子親親抱抱,腦公不知哪來的靈感突然說要幫我們拍照(OMG這種畫面超像八點檔會拿來放在主角回憶的感覺超不詳的耶)

即便如此也不想拂了腦公的興致,乖乖讓他拍了我半夜素顏照,本來心理還有些扭捏,後來想想根本不用害羞,因為現在即使是素顏也比經過化療催殘過後的身子美麗百倍,一慘還有一慘慘,是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J & CC 的頭像
MJ & CC

孩子的爸,我要活下去

MJ & 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